叫筱雨的蹦跶今天继续躺尸

病名为爱,药石无医
cn:冷子茗【筱雨】。本体其实是竹叶青【所以要离这货远一点,这货有毒】
中二病晚期【放着吧反正也治不好了】
绘画喜欢留名【浅尾舞】
笔名【冷子茗】也是cn
混的圈子稍微有点多……
大概是这些名字太难记了……所以都叫吾辈【蹦跶】

祝Boss生日快乐!
总算是赶上了(其实也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……)
吾辈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你们什么叫文有多渣,画就有多渣【什】

传说彭格列是的很厉害的人呢

第一章 奇怪的邻居&来访的切尔贝罗
#还是废话#
#有点玩不懂老福特……设定(去看一下吧,免得踩雷)
#文渣慎入,人物崩坏慎入……
#这是家柯家柯……
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第一章】
   
       
米花街的毛利事务所,一个少女正清理着满桌子的空罐子,经不住抱怨着。
“爸爸真是的,每次都喝这么多……”毛利兰将垃圾放入垃圾袋装好,转头对沙发上的孩子说,“柯南君,能帮我去买点东西么?这是需要买的东西和钱。我还得清理房间,家里太乱了。”
“好的,小兰姐姐”柯南从毛利兰手机接过字条和钱,向门口跑去。
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,柯南已经能够非常正常的去扮演一个孩子了。柯南一手拉开门,说着我出门啦,不等小兰回答就跑出去。结果,柯南结结实实地和门口,正准备敲门的人撞了个满怀。
对方怀里的东西掉了一地。
“啊,柯南!”毛利兰从房间里出来。一边关切地将柯南拉起来,一边满怀歉意地“实在是抱歉,这孩子跑的有点急。”
“不必在意,这孩子很可爱的。”
被柯南撞到的是一个少年,大概十七八岁的光景,顶着奇异的发型,最让人在意是那个人的眼睛。异瞳?是隐形眼镜么?可是,如果真的是隐形眼镜的话,这个右眼里的“六”字也……也太恶趣味了吧!
『奇怪的家伙』柯南这样想,望着一地的巧克力,不知道该如何吐槽。
“嗯?毛利事务所?”
“哦,这是我爸爸毛利小五郎工作的地方。”
“kuhuhuhu……原来如此,‘沉睡的毛利小五郎’啊。”有着奇怪发型的异瞳少年接过毛利兰帮忙捡起来的巧克力,抽出来一条巧克力塞回毛利兰的手里,微笑着说,“我是刚刚搬过来的,小小礼物不成敬意,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,多多指教。”
“啊?好,那个,我叫毛利兰,这个”毛利兰将柯南拉过来“江户川柯南君是朋友家的孩子,现在住在我家。”
“kuhuhu……”男子的笑声无比怪异说“这么说来我还没自我介绍呢……我叫,六道骸。”
   
『来了个奇怪的邻居!』
以上是柯南和小兰的心理活动。
   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
【数日后】
帝丹小学,一年级B班,孩子们正在为新同学的到来而雀跃着。
“是男生还是女生呢”光彦表现地很高兴。
“我觉得是个可爱的女生!”元太借了光彦的话。
“可是转校生有三个哦,听说有两个还是才入学的。”说这个话的女生是步美。
“那就是三个可爱的女生!”元太如是说。
“柯南觉得呢?”步美无视了元太,转头问向柯南。
“我?我觉得是几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哦。”柯南用手撑着脑袋,半来玩笑着说。
“诶?这么说是男生喽!”光彦说。
“呐呐!步美你去过办公室,应该知道名字吧?”元太问着步美。
“我是有听说啦,我记得是叫……嘘!老师来了!”
这时,老师带着三个学生,踩着上课的铃声进来了。学生们立刻噤了声,纷纷跑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。
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咖啡色头发的女孩子,留着娃娃头,长的及其可爱却一副很冷淡的样子;走在后面的是个可爱的女生,乌黑的头发被梳成麻花辫摆在脑后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长了一个大额头,眼睛不大却还努力地眯着,看样子应该有点近视;最后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牛仔衣,顶着爆炸头的男孩,绿色的眼睛非常活泼地骨碌碌地转着,一副外国孩子的模样。
老师依次在黑板上写上“灰原哀”“一平”和“蓝波”三个名字后,告诉大家“这新来的三个同学中,一平是中国的孩子,而蓝波来自意大利哦。请大家好好相处吧!”
班上立刻炸开了锅。
“诶!小哀好可爱啊!”
“一平和蓝波是外国来的啊!”
“怪不得蓝波的眼睛是绿色的呢!”
“好了好了。”老师做了一个往下压的手势,“请新同学找个位子坐……”
“咦哈哈哈!!”老师话音未落,蓝波就奔下了讲台,一屁股落在光彦旁边的空位上,“蓝波大人要坐在这里!”
“蓝波!没礼貌!(明显就是纲吉宠的)”一平用着蹩脚的口音教训着蓝波,却也无可奈何。她走到了步美的旁边,“这里,可以么?”
“诶?!好啊”步美表现地很高兴。
最后走下来的灰原哀明显此之前的两个孩子显得沉稳,灰原哀慢慢地走下讲台,无视了元太拉来他身边的凳子并说“请坐在这里”的邀请,径直地走到了柯南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,并把自己的书本拿了出来。
“请多指教”灰原哀向柯南打着招呼,却连头都没抬。
“诶?”柯南明显吃了一惊,脑袋离开了撑着脖子的手,一脸诧异地望着灰原哀。
“什么嘛!真冷淡!”元太显得很不高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
事有凑巧,帝丹高中一级A班,同样上演着“新同学”的剧本。同样是三个同学,同样是老师依次带入班里。
“哟!ツナ!”
山本?!!!纲吉接住差点掉到地上的下巴,才没有惊叫出声。山本武其实很聪明的,当年山本忍痛放下棒球苦读一年。结果成绩比狱寺还好,最后跟狱寺隼人一起,以全校数一数二的成绩考上了最好的高中。
『说好了好好享受高中的,没想到又找回来了。』纲吉想,『不过,山本武回来了就说明……』
“十代目!”
『果然!』纲吉别过脸躲过狱寺的星星眼,一副“那是谁啊我不认识”的表情。
第三个孩子明显比较内向,进来之后就一言不发,很窘迫的样子。
但是纲吉终于控制不住了。
“炎……炎真?!!!”
     
米花町似乎还没有到很热的时候,但是纲吉觉得自己已经快出汗了……尤其是听说到云雀恭弥也来到了这个学校的时候。
“你们,来之前好歹说声啊”纲吉觉得有点乱,“还有,云雀来帝丹?怎么可能啊!”
云雀学长离开并盛町?不可能的,不存在的,打死他都不信。
“嘛嘛,这不挺好的。”山本武双手环抱到脑后,一脸悠哉。“而且,小鬼那边。我也说过了啊。”
啊,Reborn……又是你么。
“云雀恭弥的话,确实有点奇怪。不过听草坪头说,他转过来的时候,云雀恭弥就已经在接待室了。”
大哥也来这个学校了么?什么时候,我怎么不知道啊……还有云雀学长…难道并盛町已经容不下这个鸟王了么……为什么要来米花町啊,他不怕碰到那位“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”么……
纲吉觉得云雀恭弥估计是出问题了……啊不,是绝对!
    
“话说回来,炎真你一个人来这个学校没问题么?”
“啊?没有啊纲吉君,我们一家都来了。”
“?!!”
一家人都来了……那铃木肯定也来了。
『铃木和云雀学长……这组合估计要完。』
纲吉觉得……这个高中绝对不可能好好地度过了。
  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
纲吉只觉得心好累。
放学后,狱寺坚持要送纲吉回家(即使狱寺国中毕业后就不住并盛町了)。但当狱寺死死地握住纲吉的时候……纲吉怀疑自己看到的不是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好朋友好哥们,而是一只新西南牧羊犬……
当然,狱寺要来的话,山本就跟过来了。
然后炎真一家(划掉)西蒙家族也跟过来了……
然后?然后…纲吉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云雀学长给咬杀了……
结果纲吉还是一个人回家了。
下意识地,纲吉在帝丹小学的校门口停下了。
『不知道蓝波一平他们有没有已经回去了……总之先等等吧……』
     
   
“少年蒸饭团?”蓝波歪着脑袋,一副“我饿了”的表情。
元太立刻驳回:“是侦探团啦!”
“是的!我们能解决很多事情呢!”光彦自夸着。
“你们也加入吧!”步美向他们发出邀请。
“是玩游戏么?蓝波大人也要!”
“蓝波,不行,今天妈妈说为了庆祝我们第一天上学,做了牛肉饭!”一平制止了蓝波。
“对哦,今天有妈妈的牛肉饭。”
妈妈?一平是中国的,而蓝波来自意大利,这两个人……不可能有血缘关系吧。
      
怀着疑问,柯南想到了一个合适地问法:“你们的妈妈也来日本了么。”
“啊咧咧,不是啦,是阿纲哥哥的妈妈。蓝波大人住在阿纲哥哥家呢,阿纲哥哥的妈妈做饭很好吃的。阿纲也经常陪我玩呢……啊!”
絮絮叨叨的小牛仔突然大叫一声,大家吓一跳。
“兹纳!兹纳来接我们了。”
柯南也注意到了,远处的校门站着一个栗色头像的少年,确实像在等什么人。
“兹纳~~~”蓝波开心地往校门口跑去。
“大家,明天见。”一平也追了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
“啊!”这个时候,元太突然大叫了起来,手里拿着一张纸条,开心地大喊,“有委托了!”
“哦!!!”大家也兴奋了起来,往教室里跑去。
“阿纲哥哥!今天蓝波在学校里有叫你哥哥哦!”一平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。
“诶?”纲吉满脸写着怀疑。
“蓝波大人才没有!”蓝波一面说,一面冲着纲吉做了个鬼脸,“兹纳,兹纳大笨蛋!”
纲吉:“……”(▼A▼)#
   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
    
等纲吉和Reborn洗完的时候,蓝波一平已经跟奈奈妈妈睡着了。
纲吉洗完澡并没有着急着进屋睡觉,而是没由来地对着走廊里的“空气”凭空来了一句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“kuhuhuhu……不愧是彭格列,我明明有很好地隐藏气息了。”
隐藏气息有屁用哦,凤梨雷达又不是白叫的。你化成灰我都能感觉到你。
纲吉内心无力吐槽。
看到纲吉他们这个样子,Reborn居然不惊也不怒。靠在房门边看戏。
     
在纲吉面对的方向,无中生有地产生了雾。雾越来越浓,紧接着,雾就消失了,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可是纲吉面前出现了一颗“凤梨”……好吧,死六道骸本人。
“你来干什么”兔子一脸黑。
“当然是来寻找夺取你身体的机会啊。”
“快回去!”
“不要!”
“快回去!你以为我今天早上迟到是谁害的!”
闻言,Reborn举起列恩枪。啊不,列恩变成的枪,上膛。
『原来罪魁祸首是你啊』Reborn想,『不过我有种想用实弹的冲动是怎么回事……』
    
“叮咚!”
三个人正在对峙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“啊咧?这么晚了,会有谁来啊?”纲吉只好丢下骸和Reborn,狐疑着跑去开门。“不会是白兰吧……”
确实,半夜三更地往别人家跑。能够这么有活力的变态,除了骸就只有白兰了。
然而,纲吉却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。
“切……切尔贝罗?!!!”
     
    
第一章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的什么垃圾玩意儿……
【后续在贴吧……想起来就搬一点/什】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【家柯】

#先说废话吧……
#文笔渣慎入!人物崩坏慎入!
#初次见面(也许不是初次),吾辈浅尾舞。其实这是第一次写文。呃……主要是跟大家约好了第四章完成了的话就开始往网上搬……不过作为一个懒癌晚期患者应该是作死吧……
#食用说明#
这是家教&柯南的同人文。
原本是想写中短篇的,不过现在看来。。不太可能了。【可能我懒……就……】
内含cp:骸纲,快新(大概……)
剧情为欢脱向,因为被虐怕了所以吾辈会尽量he的
设定是彩虹代理战一年后,兔子姬在彭格列九代目的支持下,以及r爷的努力下,顺利地进入了帝丹高中,成为了工藤新一的学弟,虽然工藤已经缩水了。
顺便一提工藤和快斗已是恋人。
    
如果没有问题的话……就,go→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楔子/序章】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
世上本无所谓的对与错,亦无正邪之分。
只是,人有欲望。不同的人追寻的东西亦不同;于是有了矛盾;有了所谓的对与错;正于邪;以及:
侦探于黑手党。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呢!
————楔子
    
       
序章
     
     
“考……考上了?”褐发少年愣愣地看着帝丹高中寄来的入取通知,紧接着发出来一声欢呼“太好了!居然考上了!太好了!Reborn……好痛!”
“吵死了!”Reborn毫不留情地一脚揣翻了欢呼的少年,“再怎么说你可是我的学生,给我有点出息!蠢纲!”彩虹代理战之后,解除了诅咒的彩虹之子,成长意外地快。才过了一年,虽然没能长成解咒前的模样,但看上去17,8岁的Reborn却已经比纲吉高半个头了。
“好痛……”被称为“蠢纲”的少年扶着被踹的生疼的腰部站了起来。
真是的,好歹有点首领的样子啊。这么废材这点到底像谁呢……Reborn环抱靠在桌边。脸上却是抑制不住地微笑。
阿纲,全名泽田纲吉。今年16岁,刚刚被帝丹高中录取,同时是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。啊,对了,也可以说是“新•彭格列初代”。可爱的彭格列首领在九代目的支持下,以及Reborn的魔鬼教育下。终于赶上落下了今两年的功课,并考取了帝丹高中。
“做的很好,阿纲。”Reborn说。不过话说回来,Reborn虽然对纲吉信心满满,但是考上帝丹实属意外。“这样一来,蠢纲就是工藤新一的学弟了哦~”里包子微微一笑。
“诶,工藤新一?是……诶?!!难道是那个,最有名的侦探?工藤……学长? ”
“安心吧,高中时期只用好好地享受你的学生生活就好。”
“诶?”
Reborn轻笑着说“九代目批准了,蠢纲在高中时期可以不用管理彭格列的任何事物,一切交给九代目处理。”
“真,真的么?!!”
Reborn压压帽檐,轻轻地笑了笑。“不过”Reborn将列恩变形的枪抵住纲吉的头“给我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学习!蠢纲!”
“是!是的!”
     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短小?没错!就是一个设定讲解你想要多长?(什)

抱着必死的信念让哥哥听我的话!

#废话比正文多系列
#超级沙雕的小段子
#看名字就是个渣渣大家还是别看了吧
#其实这是之前写的只是挪了一个地方(眼神游移)
#半夜睡不着全当我来水一波
#文渣,慎入;人物将崩的相当标准√(什么鬼)
#【黑曜战平行世界版】
#『设定:69被彭格列收留版。69住27家,69兄27弟。27向69隐瞒自己是彭格列十代目,69向27隐瞒私下有了犬,千种两个部下。』
#没有问题就,go→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弟弟是最讨厌的黑手党的头子怎么办?在线急等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
  
“为什么……” 

暖色发系少年低着头,上齿死死咬住下唇,浑身因愤怒而止不住地颤抖。

“为什么……哥哥要……”

『哥哥?居然是纲吉的哥哥。怪不得从刚才开始纲吉就变得奇怪』碧昂琪想,明显对这个事情感到吃惊。

“kuhuhuhu……”

在纲吉的对面,异瞳少年十指交握放在双腿叠放的膝盖上,傲慢地坐在沙发上,望着纲吉。 

“你说为什么呢……我可爱的弟弟?不……”
骸眯起了眼睛,流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“彭格列十代首领。”

闻言,泽田纲吉忍不住颤抖着,颤巍巍地抬起头,却不敢看骸的眼睛。

“哥……哥哥……你……什么时候?”

“从看到阿尔克巴雷诺的时候!”六道骸握着三叉戟,愠怒的站起,戾气如实,“居然要把我可爱的弟弟拉到这个黑暗的世界,真是可恶啊!阿尔克巴雷诺!”

“就……就算是那样!哥哥也不能做这种事啊!”泽田纲吉双拳紧握。

“这样的话哥哥不就和哥哥嘴里那些恶心的黑手党,成了一回事么!”

此言一出,如雷贯耳。

“哦呀哦呀!”
良久的沉默被突然闯进来的云雀恭弥打断。
“请不要妨碍我们啊,云雀恭弥。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”
  
“违反了风纪!就得咬杀!”云雀恭弥表示不听。

“请让开,云雀学长!请让我来打败他!”纲吉大喊“哥哥!”

“我要打败你!我绝对……绝对要哥哥好好听我说话的!”

“kuhuhuhu……”

终于,列恩羽化。在超气死的模式下,三叉戟被扔在一旁,碎了。泽田纲吉死死地把六道骸摁在地上。

“kuhuhuhu……没想到啊……”

六道骸躺在地上,喘着粗气。

“你赢了,纲吉。我就姑且听听你的吧。”

“诶?”纲吉退出了死气模式,放开了六道骸“哥哥愿意听我的了?”

“当然。”六道骸盘腿坐好。

“真的?!”纲吉面对着骸鸭子坐好。
   
“嗯。”
  
“那……”

泽田纲吉犹犹豫豫地开口,仿佛需要极大的勇气。

“那哥哥把凤梨叶子给拆了吧!”

…………

……

“我的发型才不是……不,所以说这跟我的发型有什么关系…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【END】
【结果还是拆掉了……】

无题

#首先是废话#
#呃……第一次发文到这里
#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突然想在这里发文了,就当这个是吾辈的处女作啦。
#文渣慎入啊#
#人物崩坏慎入#
没问题就。开始吧。
【骸纲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意大利某处的山区,原本宁静的小镇,此刻却是炮火连天。
“迪诺叔叔,不太妙啊。”红头发的少女暂停了手里的攻击。“整个小镇都包围着雾之结界,现在我们进去都难。”
“嗯,我知道。”迪诺皱着眉头,“再怎么说,那可是纲吉的雾守啊。”
“纲吉?是十代目叔叔么?”
“是啊。”
“可是,好残忍啊。居然把一个小镇的人全杀了!”
迪诺宠溺地看着红发少女:“可是,维尔利加你知道么,你十代目叔叔的雾守,可是当年最强的术士!”迪诺低下头,好像强忍住什么伤痛似的,“不过,那是以前的事了。”
迪诺将注满了大空火焰的一击打到一点上。在大空的调节作用下,雾之结界开始产生了裂痕。
“趁现在!维尔利加!”
“是!迪诺叔叔!”
维多利加将岚属性的死气火焰尽数注入了手中的炮台里。炮台亦将维多利加的能量尽数打到裂缝上。
“去吧!”
在岚属性火焰的分解作用下,雾之结界的瓦解加快。终于,“咔嚓”一声,雾之结界就四分五裂了。
然而,四分五裂的,还有小镇的景色。
“诶?这是?”维多利加站了起来,狐疑地望望四周。
“花海。”迪诺疑惑地往四周看看,“看了,瓦里安说,骸把这里夷为平地的事实真的啊,还全部种上了花。”
“可是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“不清楚。”
二人不再言语,慢慢地往花海中心走去。
花海确实很美,也很难想象六道骸会有如此的品味。各种颜色的蝴蝶,大大小小的蜜蜂争相飞舞。紫色的,白色的花也怒放着。
“我还以为他会种满凤梨呢。”迪诺呢喃。
“迪诺叔叔!那里!”
维多利加手指的方向,是个小小的平台。平台上也堆满了花,花的中央,一个栗色头发的男子平静地躺在那里。
“那个是……”
“啊,没错。”迪诺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。“是阿纲。”
“十代叔叔好像有呼吸!”维多利加一面说着一面往前走,捂住了纲吉的手,“啊!迪诺叔叔!十代目叔叔的手是热的,也有心跳!十代目叔叔还活……啊呀!”
维多利加被突然来的攻击吓了地后退了一步,重心不稳地跌进了迪诺的怀里。
“别用你的脏手碰他!黑手党!”
六道骸手持三叉戟,挡在了纲吉和维多利加之间。
“六道骸!”迪诺扶住维多利加“住手吧!纲吉他已经……”
“闭嘴!”
六道骸用三叉戟猛击地面,由于幻术的影响,迪诺和维多利加后退数米。
“闭嘴……”六道骸呢喃着,转身,轻轻地抱起纲吉,“我自己用幻术填补了纲吉的心脏了,纲吉他,会醒过来的。”
“迪诺叔叔?”维多利加用疑问的眼神望着迪诺,“不是说,十代目叔叔被击穿心脏的时候,并没有任何彭格列的人在场么。”
“嗯。”迪诺强忍伤痛,“但是看样子,骸不但把纲吉的尸体回收了,还用幻术让他的身体恢复了机能。”
“可是那样的话……”
“嗯,即使有这样,纲吉的灵魂早就……”
“闭嘴!跳马!”
“醒醒啊!骸!”迪诺大叫,“纲吉他已经……”
“闭嘴……”
“已经没办法再活过来了!死人是无法复生的啊!”
“我知道的啊!”
“骸……”
“我知道的……请闭嘴吧,跳马。”
六道骸双拳紧握,晶莹的泪水悄悄地滑下脸庞,砸在怀里的人儿脸上。
“泽田纲吉……”
吻着心爱的人儿的眉心,却早已不是昔日的温暖。
【请醒过来】

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