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筱雨的蹦跶今天继续躺尸

病名为爱,药石无医
cn:冷子茗【筱雨】。本体其实是竹叶青【所以要离这货远一点,这货有毒】
中二病晚期【放着吧反正也治不好了】
绘画喜欢留名【浅尾舞】
笔名【冷子茗】也是cn
混的圈子稍微有点多……
大概是这些名字太难记了……所以都叫吾辈【蹦跶】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

第五章 伪造的命令

#总算是把目前更新了的都搬过来了

#应该……大概……不会坑吧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一切都来的过于突然,但是一切都理所当然。


“所以说啊!”安室透愤恨地锤了一下警视厅的桌子,“再不如追查到那个车子,搞不好真的会出事的啊!”

“可是……”目暮警官茫然地看着咬着手指、目光死死地钉在显示屏上的柯南,一脸无奈,“那个车牌号完全不对,监控也没有拍到,这样跟本就不知道会通往哪里啊……”

安室透攥紧双拳将自己撑在桌子上,咬着牙喊了一声柯南。而后者,眼神失去了光芒。“好奇怪……”

“哪里……都找不到……”


【数小时前】

“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命令?”

“是哦,据说已经在黑道上散发地非常广了。看来是个大动作呢。”

“哼,那个彭格列终于肯有动作了么?真是‘一鸣惊人’哦!”

“已经发到你手机上啦,待会儿自己看哦。新一!”

“嗯!这次也辛苦你了。基德!”

“诶?!!好过分啊!好歹你也叫我的名……”

“嗨嗨嗨!就是这样!辛苦你了!拜拜!”在对方发完牢骚之前挂掉电话真的是太好了呢。柯南坐在马桶上重重的呼出一口气。打开了基德发过来的邮件。

意料之外,是个图片。

看上去是个非常正式的一个纸质文件,文笔内容看上去应该是意大利文。纸的最上方好像有什么图案,虽然被橙色的火焰挡住了但是还是可以勉强辨认的……等等?火焰???火焰能够安然无恙地依附在纸上面么?

难得慢了一拍的柯南连忙放大了图片仔细地查看。“看不出来……ps的痕迹”

『不行,先不管这个了……先看看那个图案吧。呃……枪跟贝壳包裹着……子弹?』


“那个,柯南?你在里面么?怎么了?是肚子不舒服么?”

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柯南的思路。『嘛,算了。反正这个图片以后找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再研究吧!』这样想的柯南收拾好手机,调整好表情才打开了厕所的门。

“抱歉,阿纲哥哥。我肚子有点不太舒服……”

“唔……不会吃了碧洋琪的有毒料理吧,跟她说了多少次家里有孩子不能再做了……”对方眼睛看看柯南,声音却想是在自言自语。

“阿纲哥哥?”其实柯南听得非常清楚。

“啊,没事!”纲吉像是有点慌乱地揉揉脑袋,“那个,光彦他们说想去并盛町的商业街玩。柯南要一起去么?”

“诶!并盛町的商业?好啊好啊!”柯南自认为表演孩子的演技还是蛮不错的。

当然,柯南也没忘记黑羽快斗曾经说过。黑道很有可能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而且很有可能会危及到身边的人。柯南自己也明白,发誓绝对不能让身边的人受到牵连。


但是柯南没想到,来的这么快!


【距柯南在警视厅里两小时前】

并盛町的商业街,据居住在本地的沢田纲吉来说,并不是一直都是这么热闹的。

“哦?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么?”被熊孩子拉过来的安室透似乎非常有兴趣。

“啊……也不是什么大事啦……”纲吉看上去似乎有些头疼的模样,“大概是两年前,有不少外国人来到了这里……”

“外国人?”安室透似乎想进一步话题。

“啊?嗯……不过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……不必在意”纲吉把眼睛移开了。

沢田纲吉这个人,完全不会说谎。每当他把眼睛移开的时候就一定是要么不想再把话题进行下去了,要么就是有所隐瞒。但是……

“呐,阿纲哥哥!那些外国人都是意大利人么?”

“嗯……”

『居然在思考?意料之外!』柯南想,『糟糕……搞不好……』

“应该不是吧,我也不清楚……虽然这也没什么啦,但是我真的不想提起了……”纲吉声音跟脑袋一起越来越低,一副愁大苦深的模样。

『好吧……想多了』柯南想,不由得松懈了『这家伙只是在头疼突然寄住在家里的意大利人吧……不过,果然碧洋琪跟黑手党有关系』


对纲吉松懈了的柯南并没有注意到街边的黑色的小吉普车,直到灰原哀靠过来说那个人有感觉。柯南才抬起头来看着灰原哀指的方向。

然而下一秒,吉普车旁边的一个金发少年突然地奔过来,嘴里说着“这个借我用一下!”扛起沢田纲吉就跑掉了。纲吉更是惊地连声呼救都没有,就捂住了嘴巴塞进了车内。紧接着吉普车就发动了,瞬间无影无踪,快到难以置信。尽管柯南及时地追了上去,但是什么都没有追到。


“可恶……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

【警视厅】

明明刚刚还在并盛町的宅邸里讯问自己要不要一起……


“柯南说的那个车牌号,是不存在的啊!”

“那就找黑色的吉普车啊!找那种违规了的黑色吉普车!!”说话的是安室透。柯南两眼无神,有点绝望地看着显示屏。


明明刚刚还跟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孩子一起,去拉过来了休假的安室透……


“可是……可能不是绑架或者威胁什么的……你看,我们什么信件啊,通知之类的都没人收到不是么……”

“不是!”安室透是真的急了,作为日本公安的他之前就提交听柯南说到过彭格列在日本的事情,当然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黑手党的危险性。安室透的表情非常严肃,“他们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抢人。搞不好,等我们真的收到了通知……一切都晚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柯南的眼瞳缩了一下。


明明……相处了半年……一直对自己很好,对“少年侦探团”的孩子们很照顾,对大家来说都是很好的一个大哥哥……


“呐……柯南君,你说阿纲哥哥会不会出事啊……”啊……步美哭了。

“是啊……还给我们游戏玩……总是给我们带零食”对不起啊……元太……

“从来不凶我们……”光彦


“可是就算是你们说的那个时间点,那个地方也只有一辆大型的面包车而已啊!”

目暮警官的一句话,点燃了柯南眼睛里的光芒。

“目暮警官!追捕那个面包车!”柯南突然拍上了桌子。

“诶?可……”

“快点!”柯南不给目暮警官说话的机会,“追捕那个面包车!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

“诶?好!”目暮警官立刻明白过来了,一声令下。警视厅又乱作一团。


“那个,本大爷可以说句话么?”一直在角落里吃着棒棒糖的蓝波•波维诺突然举了一下手里的棒棒糖。

“嗯?蓝波你知道什么么?”柯南觉得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“你们,为什么要把贝尔,抓起来?”一平说的断断续续还夹杂着中国的口音,但是都听懂了。

“……”熊孩子们也不哭了。

“抱歉?”

“本大爷想说,贝尔•菲戈尔跟阿纲哥哥认识啊!”

“……”


世界安静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并盛某酒店】


“Boss!我把这家伙带来了!”“闹事”的主人公浑然不觉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,随手将可怜的、甚至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纲吉扔到榻榻米上。后者扶着被颠地有点晕的脑袋爬起来,结果撞上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。以及,枪的主人……

“XAN……XANXUS?”

“大垃圾,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……”XANXUS几乎是强忍着把纲吉轰成渣的冲动收起来了枪,把一张印有死气火焰的文件扔到纲吉的面前。后者打开看着上面的文字,陷入了沉默。

“呵,说的好听。那你为什么要突然下这种命令?垃圾?”

“……”纲吉没抬头,所以也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“说话啊!垃圾!”XANXUS有点不耐烦了。

“那个……”纲吉抬起头来,一副窘迫的样子。

“那个……这上面写的什么……看不懂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
那一天,瓦里安想终于起来。彭格列十代目的真面目是个废材,而且两年都没有学会意大利语的……事实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波洛咖啡厅】


按照蓝波的说法,贝尔•菲戈尔跟纲吉之前就认识。但是纲吉好像特别害怕他们,所以他们每次找纲吉玩的时候都会采取强硬手段……呃,说白了就是有点像恶作剧。主要是后来一平给出了贝尔•菲戈尔的电话,还打通了。跟贝尔没说两句话就被纲吉抢去了,被告知自己没事只是真的被吓到了……算了,既然是纲吉抢的电话就肯定没有什么人身安全问题了……

“哪有这么过分的恶作剧啊!”柯南机械性地总结了一下今天的闹剧,趴在座椅上长叹一声。

“但是,果然还是很奇怪。”已经是接近下班的时间,店里没什么人。熊孩子们也都回去了。安室透跑回来收拾,就让今天值班的幸子小姐先回去了。“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为什么我们看到的黑色的吉普车,在监控录像里就变成了白色的面包车呢?”

“嗯,很奇怪。”柯南回忆了一下,“我记得除了拉走人的贝尔。前排除了司机还有有个人,带着一个奇怪的帽子……”

“奇怪的帽子?”

“嗯……就是……像个青蛙?”

安室透狐疑地看了柯南一眼,半天都想不明白青蛙形状的帽子跟突然变化的汽车有什么关系。

“其实比起那个人……我更在意灰原哀的反应……”柯南小声地嘟囔了一句。

“嗯?”真的没听到,安室透停下了手里的活。

“啊,没事。不,安室透哥哥,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看。”柯南调出黑羽快斗给自己发过来的图片,将手机递给了安室透。

“这张纸上写的大概的意思就是:以彭格列十代目的名义,希望各路黑道能集合起来,助自己的一臂之力!”贝尔“拎着”纸粗糙地翻译了一下,就顺手给甩了,“嘻嘻嘻……没想到你还蛮有野心的嘛!”

“那个又不是我写的!”

“啊啦!害羞了!不过我不讨厌哦!”纲吉一脸惊悚地躲开了突然扑过来的路斯利亚。

斯库瓦罗伸手接住了被贝尔扔到的纸:“嗯……落款是‘彭格列十代目’……确实没有什么可信度……而且这个火焰一点也不像小鬼的。”

“me也这么觉得哦,而且me觉得纲吉君这么废材,绝对写不出来这么漂亮的意大利文!”

『……』弗兰,真的非常感谢你说出来最关键的一点,虽然是以我最不爽的方式……


“呯!”

突然的一声枪响,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,看着坐在主位上的XANXUS。

“果然,是伪造的命令么……垃圾就是垃圾,居然被伪造了。”XANXUS攥紧了枪,不知道是在气被伪造了的沢田纲吉;还是在气差点被伪造的东西骗到了的自己。

“那个”纲吉看着气疯了的XANXUS,小心翼翼地问:“我能问一下么?这个……到底是从哪里开始传来的?”

“啊,这个?”一阵沉默过后,弗兰最先打破了沉默。

“嘻嘻嘻”贝尔笑了一下,“至于这个嘛……”


“什么?各个大大小小的黑手党几乎是同一时间收到的?!”安室透听到这个消息,差点没把柯南的手机给甩出去了。

“那就不好办了!如果是世界……”

“啊,这个可以放心。”柯南撑住脑袋靠坐在座椅上,“据说是只有日本部分地区收到了,至于为何。完全不知道。”

安室透听完了柯南的话,看了一眼手机里的图片,轻笑了一声,“呵”


“那不是很糟糕?”纲吉有点不知所措。

“嗯~虽然对我们来说没什么,但是这个数量足够引起警察啊,之类的注意力了哦!”

“可是,这样的话……”

“啧?渣渣就是渣渣,怎么也不会改变!”XANXUS有些烦躁地冷哼一声,


“终于有动作了么,垃圾/彭格列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算是番外】

“你问玛蒙……去了哪里?”在送纲吉回去的路上,贝尔将双手环抱在脑后。并没有看一眼纲吉。(虽然纲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在看自己)

“不知道,据说是所有的阿尔克巴雷诺都去了。”

“去哪里了?”纲吉追问。

“不清楚……应该只有阿尔克巴雷诺们自己知道了。”贝尔回答的漫不经心,旋即又“嘻嘻嘻”地笑了两声,说,“据说都去做有趣的事情了。”

“有趣的事情?”纲吉被贝尔笑的有点丈二和尚,摸不著头脑。


“死气火焰?”柯南望着安室透,重复了一遍。

“嗯,传说中的彭格列,就是用死气火焰来作为武器的。虽然不太明白原理,但是彭格列似乎就是靠着这个变的庞大的。这个!”安室透指着图标中间的子弹,“据说这个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子弹,是死气弹。据说被这个子弹击中的人就可以在一定得时间内使用死气火焰。嘛……虽然都只是传说。”

“安室透哥哥知道的好多啊。”柯南像是有意无意地来了一句。

“啊,不是不是,这是我的一个新同事告诉我的。”安室透笑了一下,“我跟他约了今天在这里见面的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门上的铃铛“叮哐”轻轻地响了一下。进来了一个浑身散发着中国风的男人。

“啊,来了。”

来者一手端在前面,一手背在背后。闭着眼睛轻轻地呼出一口气,缓缓地睁开丹凤眼,“你就是安室透说的那个,头脑超级聪明的孩子对吧?”

没有等到柯南回答,男人温柔地笑了,说:“我叫风,是安室透的新同事,同时也是一平的师父。以后还需要你多多指教啦,柯南。”


第五章 END
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

第四章 风平浪静

#短小的一章

#反正都是搬过来的怎么样都无所谓了【自暴自弃】

#谁能告诉我传送门怎么弄啊……

  

  

   

【风平浪静】

沢田纲吉这样想,柯南也是这样觉得的。

Reborn离开家有半年之久了,无法再知道其动向。虽然白兰有说过Reborn是去调查什么卧底之内事去了,但Reborn去哪了,调查什么,还有多久才能回来,一概不知。

而且Reborn这一去,音讯全无。就好像没有来过一样。什么也没留下。

不过突然这样想起来,Reborn也什么也没有带过来。突然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告诉他要成为自己的家庭教师;就像半年前突然告诉自己要离开一样。

『挺像Reborn的风格的,不过这都半年了!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嘛!』

沢田纲吉这样想,

『而且……』

彭格列真的是太狡猾了,江户川柯南缩水差不多也有半年之久了。这半年里,柯南一直在跟黑衣组织斗智斗勇,但是也只是一直看的到影子,无法抓捕到其实质。更可气的是传说中的彭格列。就算是“怪盗基德”也一直都没有办法找到其动向。

黑衣组织总是不断地会有不少的小动作,可是彭格列却一直静悄悄地。快斗得到的情报里完全没有彭格列的任何动态。

虽然小哀信誓旦旦地告诉他,彭格列一定存在,而且一定跟APXT4869有关系,但是柯南已经开始怀疑那只是一个传说了。

『也许确实是彭格列过于狡猾了,但是要是那些药出事的话,我和灰原不是应该早就暴露了么。』

江户川柯南这样想,

『而且……』

『而且,好吵啊!』

面对沢田纲吉房间里到处蹦哒,颇有活力地四处拆家的五个孩子,沢田纲吉和江户川柯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元太他们从半年前开始就喜欢往纲吉家里跑,步美也说:“阿纲哥哥家的游戏都很好玩,奈奈妈妈(跟着蓝波一平一起,开始称呼纲吉的母亲为妈妈了)跟温柔,做的饭特别好吃,我们做什么阿纲哥哥也不会凶我们!”。

『不过,为什么我也得跟过来啊……』柯南啃了一口奈奈妈妈妈妈给他们做的,当零食的三明治。『真的很好吃呢,跟安室透做的……不,应该是还要好吃一些。而且……沢田纲吉他』柯南一面啃着三明治,一面胡思乱想着,眼神忍不住就瞥到了纲吉的身上,『别说什么凶这些孩子了,呵斥什么的,一次都没有过。对蓝波一平也是宠的过分。就好像……』

“柯南?怎么了么?”估计是被柯南盯得不舒服了,纲吉终于忍不住了。

“嗯,不,没事哦。”“罪魁祸首”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居然盯着人家看了那么久,露出了一个“天真”的笑容。“我只是觉得,大哥哥对蓝波也好,对一平也好,就好像是他们的亲哥哥呢!”

“啊,还好吧……”纲吉不好意思地笑了。柯南的那番话对于纲吉来说就像称赞一样,让他感到高兴。

看着纲吉高兴的模样,柯南想着『只要是夸奖,不论对方是谁他都会觉得高兴呢……』

蓝波抢过光彦手里的游戏遥控器,嘴里说着这个蓝波大人要玩。一平也跑过去教训着蓝波试图帮光彦抢回来。

“这样的日子,要是能够像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呢……”

看着吵吵闹闹的孩子们,纲吉像是自言自语地,毫无来头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『又来了』柯南想。每次纲吉在照看孩子们的时候,就喜欢说一些大家听不懂的话。而且每次在纲吉说这些话的时候,柯南总能感受到他的悲伤。

没错,是悲伤。是说不出来的难过。悲伤中又透露出一丝丝的无奈。明明平时看起来就是一个阳光活泼的大男孩。却偏偏喜欢在没人注意到他的时候,流露出如此这般无力的悲伤。

被蓝波叫了一声“脑袋上长尾巴”的一平毫不留情地一脚踢翻了蓝波(啊,说起来。一平好像还会中国功夫呢……这是柯南的心里活动)。后者则吃痛地哭了起来。

“我姐姐在组织里的时候。也曾这样悲伤过。”

柯南被突然出现,并一脸若无其事地走过来跟自己说话的灰原哀吓一跳。打算制止哀的时候却发现纲吉已经去安慰哭的不像话的蓝波了,而蓝波的哭声非常完美地掩盖了柯南他们的对话。

看到四周安全,柯南也就放下心来了。调侃着灰原“什么啊,你不是不愿意碰到那个女人么。怎么过来了?”

“啊啦,你不是侦查过来觉得那个女人没有问题么?”灰原哀见怪不怪地调侃了回去。

“那个女人”指的是碧洋琪。灰原哀记得,姐姐曾经告诉过她有关药物的那场交易。向来神秘的彭格列却在一年前向黑衣组织提出交易。高价收购了不少黑衣组织所研究的APXT4869。而出面交易的,就是碧洋琪。

毒蝎子碧洋琪。意大利人,红褐色头发,左大臂上有一个蝎子的刺青。所有的条件都符合了,而寄住在纲吉家的“那个女人”。灰原哀却无法感受到她的危险,柯南也曾调查过这个碧洋琪,却也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。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

第三章 其2 风声【番外篇】

#白正专场

#其实是第三章的一点尾巴……





入江家的门铃响的时候,时间刚过十点。

入江明子将门拉来,小心翼翼地透过门缝问门口的男人:“请问你找哪位?”

“嗯~我来猜猜~~”门口的白发少年似乎没有打算回答明子的问题,“你应该是小正的姐姐吧。”

“小正?难道你是小正的朋友?”入江明子听到对方如此亲切地称呼自家弟弟,就放松了警惕,将门拉开来。

“嗯~~算是吧……小正他人呢?”

“正一的话,他已经去睡了。”『不然我就要他来开门了』明子想。

“诶~~我还打算让小正收留我一晚的~”

“这样啊,我去试试能不能把正一叫……”

入江明子话没说完,入江正一突然冲了出来试图把门猛地关上并抵住。后者眼疾手快地抵住门并把自己卡在门框之间,以免被关在门外。

入江明子被吓了一跳:“小正?你不是,去睡了么。”

“白兰大人不是去纲吉君家帮忙当家庭教师了么?为什么不去住纲吉君家里?”

入江正一没打算回答姐姐的问题。他死死地顶住门,并不打算把门口的白毛狼放进来。

“啊咧?纲吉君啊?我刚刚被纲吉君赶出来哦~~真是无情的纲吉君啊~”

“骗人,一定是白兰大人欺负纲吉君然后被骸君赶出来……啊痛痛痛!”

“正一!有你这么招呼朋友的么?!”

“不是啊老姐这人不能放进来……”

入江明子拽着入江正一的耳朵拎过来。没有了另一边的支持,白兰就顺利地进来了。

“啊,没关系的,小正只是有点害羞而已~”

“害羞?”

“嗯,所以没关系。”白兰按住正一的双肩往房间里推,“让我们单独说吧,没关系的。”

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,入江明子也没啥好说的了。

“嗯,所以白兰大人要说什么。”入江正一待对方关好房门。

白兰非常自然地走到床边坐下。微笑着看着入江正一。

“嗯……也没什么。只是彭格列内部可能有点问题。”

“问题是指……叛徒……之内的吧”

“嗯……”白兰睁开眼睛看看正一一会儿,突然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,“嘛,不过小正不可能吧。”

“诶?!白兰大人怀疑我?”

“怎么会呢,小正是什么人我很清楚的。”

白兰笑着看了一会儿正一。

“嗯~纲吉君家里是不可能了。骸君总是赶我。离纲吉君家最近的就是小正了。”

“所以……白兰大人的意思是……”推眼镜。

“小正,这段时间久打扰啦~~”

“……”

“为什么不早点来告诉我……”

“同意了?果然还是小正最好~~~”

“等!白兰大人……放开我……唔……”

【拉灯】





第三章 其2 END
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

第三章 风声

#不会弄传送门的某渣……

#我就随便写写……

#一看就是个垃圾还是别看了吧【划掉】



果然有点奇怪。

原本应该会分散在四处的守护者们突然又聚集到了自己的身边,六道骸和被自己宠大的蓝波自然不必说;山本狱寺他们也可以暂且不论,可是其他人呢?大哥有什么理由回来?还有云雀学长呢?他可是比任何人都喜欢并盛的。可是在这一天,云雀学长跟其他的守护者一起,出现在帝丹。

同一天,西蒙家族,以及白兰都聚集到了这里。

同一天,Reborn离开了。

真的是太巧了。

但是,超直感却叫嚣着。这绝对不是巧合。



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什么问题,纲吉只好放弃。



至于早上的闹剧,两人自然是被“违反纪律”为由,分别被赏了一扇子和一拐子。之后棉花糖倒是识趣地离开了,不过凤梨却跟并盛鸟王打起来了。



『还在打……这两个人……』

这是放学后回望屋顶的纲吉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天色已晚,早就空荡荡的米花街,此时只有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孩子在街边走着。男孩四周看过,确认四周无人后站定。

“喂!快斗!你在吧?!”

“咦咦咦??”

少年几乎是跌倒出来的。

“新……新一?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“拜托了快斗,刚刚在泽田纲吉家里还不明显么!”柯南有点不想跟这个人说话了,说好的高智商呢。你老远地趴在别人家屋顶上,看不见才叫奇怪好么……



那是放学的时候,刚刚转学来的蓝波跟元太他们说到自家的新游戏。然后柯南就被他们拉过去玩了。

蓝波和一平住在并盛町的泽田宅。似乎是个很普通的家庭,有温柔美丽的妈妈和一个非常宠蓝波一平的大哥哥。至于“非常宠蓝波”嘛,柯南觉得这个评定还是很公正的。因为当时蓝波把大家带到房间里玩游戏的时候,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房间其实不是蓝波的。

是泽田纲吉的。

尽管如此……熊孩子们还是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……

元太在抽屉里翻出了一大摞零分试卷;

光彦在床底找到了一个非常稀有的游戏光盘;

步美在衣橱里找到了一条非常可爱的粉红底的爱心胖次……

等等最后一个一般男生会穿那种东西么。

重点是最后蓝波趁乱找到了纲吉的恋人送给纲吉的礼物。

“里面会是什么呢?”

『喂喂!拜托灰原你就不要再添乱了好么……』

“好奇!想看!”

『啊啊啊!一平你是好孩子吧!是吧是吧!』

“打开看看应该不要紧吧……”

『等!等!光彦!这样不!好!』

正当柯南要制止的时候,门开了……

门开了……

开了……

了……

……

开门的还是泽田纲吉……

……

熊孩子们立刻都安静了下来。蓝波手里还拿着那个礼物盒子。大家都死死地盯着房间的主人,『肯定要被骂了』大家都这么认为。

“蓝波!!!!”

『糟糕!果然要被骂了。』

正当大家这么想的时候,房间的主人却沉默了。

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“啊……好吧,我去客厅。”

然后他就关上门走了。

走了……

……

“啊!”

良久,元太张大了嘴巴,却只发出了一个音。

“哇!”光彦一巴掌拍上了蓝波的双肩,“那就是你说的阿纲哥哥么!那就是你说的阿纲哥哥么!”

“我也想要这样的哥哥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

“不过话说回来,当时我真的有些吃惊呢。”

“嗯?”快斗不明所以。

“啊,没事。”柯南从愣怔中清醒,“所以我拜托快斗的事情呢?应该不会没有进展就跑来找我吧。”

“新一你真是的,没事就不能来找新一么?”黑羽快斗显得有些不高兴,“不过确实有些进展。”

黑羽快斗把手机递给了柯南。手机屏幕里是一张照片,那是一张被烧的差不多的纸,只有最后一行字可以辨认。

【严禁任何组织以及个人,以任何方式威胁到彭格列十代首领的生命安全。】

落款名也被烧毁,只能看到一个“冯”字。看字体,应该是印刷上去的。

“其实这份资料是警方发现的。不过对方只是一个小组织,而且这张纸据说一碰就碎了,所以警方也没有去在意这里面所说的‘彭格列’。本来这张无意照下来的东西白鸟那家伙是准备删掉的,还好我眼疾手快给你要过来了。”

黑羽快斗说,掩饰不住地得意。

“怎么样?大侦探?有进展么?”

柯南看着图片良久,叹口气并把手机还了回去,“不……有用的东西太少了,完全没有头绪!”

“不过,我觉得有哦。”

“?”

看着柯南不解的样子,黑羽轻轻松松的笑了,“新一,你觉得,什么样的人可以向这样组织发号施令?”

柯南愣了愣,右手扶住了下巴,“难道?是……‘执法者’?”

“你那是警方这边的说法,新一。”黑羽快斗说,“据说黑道上有这么一个组织,专门来管辖那些警方无法插手的黑暗。说来也是讽刺,一般警方无法抓到的亡命徒都是由他们来处理的。所以各国也都默认了这个组织的存在。并叫他们‘执法者’。不过他们有名字,叫‘复仇者监狱’。”

“复仇者监狱?”柯南重复了一遍黑羽快斗的话,“那,那张纸里的‘冯’……”

“嗯,应该就是里面的最高的管理者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啊!新一!”黑羽快斗突然蹲下身来,一把楼住柯南的肩,“看着我这么努力地份上!没有奖励么?”

“啊啊啊,拜托,我现在可是小学生的身体哦!”

“啊!新一!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?!”

黑羽快斗松开了柯南,气鼓鼓的说。

『难道是我想多了,快斗只是单纯地想要我夸奖他?』柯南狐疑地想。

“三年血赚,死刑不亏!”

“……”

柯南一脸嫌弃地推开快斗,转身就走。

“啊啊啊!新一!别这么绝情啊!”黑羽快斗急急忙忙地追赶上来。

“事情麻烦了啊。”柯南无视了快斗那可怜的小表情。双手环抱在脑后,一脸无奈,“不过我有点不明白,快斗,你说这个执……复仇者监狱为什么要保护着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安全?复仇者监狱很护短么?”

快斗扶着下巴,跟在柯南身后走着,“唔,确实有些奇怪,从来没有听说过复仇者监狱护短的事情。而且由于某种原因,复仇者监狱在各个国家都是属于合法的存在。毕竟……多亏了复仇者监狱,黑道才没那么猖狂。所以……”

快斗揉揉柯南的脑袋:“所以新一,不要去……至少不要去跟这个传说中的彭格列作对。好么?这太危险了!更何况……”

看到柯南没有任何表态,黑羽快斗咽了咽口水继续说:“据说,在彭格列的高层;尤其是首领,每一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变态……”

“你怕了?”柯南听不下去了,站定,脸上写着无畏。

柯南的眼睛里,写着决意。

黑羽快斗觉得自己败了。

“啊,我都忘了……”黑羽快斗挠着脑袋,温柔着笑着说,“这才是新一。”

“嗯……谢谢你,快斗……”

黑羽快斗不等柯南说完,揉了揉他的脑袋,并握住他的手往楼上走。

『还有……对不起……』



敲了半天,小兰才把门打开。小兰有点慌忙的样子,好像刚刚在忙着什么。

“啊,是快斗啊,这么晚麻烦你还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“哪里哪里,毕竟是新一拜托我的嘛……啊,新一!刚刚在路上碰到了……好像很急的样子啊哈哈哈……”

不太会撒谎(?)的快斗扰头尬笑。

“这样啊,不过我也刚刚在跟青子打电话来着。”

“嗯?”

柯南和快斗明白了过来,原来刚刚那么急,是还在打电话。

“我跟青子说了,要是快斗跟新一一起来欺骗我们的话,我们就要好•好•地收拾你们哦!”

“噫!!!”

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小兰手里那粉身碎骨的啤酒罐,柯南和快斗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下场……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“纲吉君~你心不在这里哦!”

仿佛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兔子,纲吉慌张地低下头。

“Reborn君他,大概是听闻到了什么风声呢。”

“诶?”

白兰十指交握地顶着脑袋,撑在矮脚桌上,笑眯眯地:“因为纲吉君好像很在意那件事呢,所以就跟纲吉解释一下啦~”

纲吉停下了手里的笔,“风声……是指?”

“有老鼠在,蠢蠢欲动了呢……”

白兰睁开眼睛,露出了危险的笑容。并满意地看到了对方被吓到的表情,“不过安心一点,纲吉君。虽然我们没办法知道这个‘老鼠’是哪方势力,但一般只要不是警方就没问题。”

“警方?”纲吉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了一句『对哦,还有警察呢……』

“嗯~~作为世界里最大的黑手党组织,再怎么说也会有警方注意吧,比如……FBI?”

『那我这么长时间都没碰到过几个警察岂不是太……幸运?』

“嗯~~不过这些事就交给Reborn君好啦~”此时的泽田纲吉的表情特别丰富,白兰觉挺有意思的,“我还是喜欢一些有挑战性的事情啊~”

“有挑战性的事情?”

『对哦,这家伙。有想过要毁灭世界来着。』泽田纲吉不禁又对白兰多了几分警惕。

“嗯,不过现在对于我来说。”白兰好像知道了纲吉在想什么似的,用食指敲了敲纲吉的课本,“让纲吉懂得这些题更有挑战性哦~~”

纲吉:(#-.-)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意大利的西西里某处的宅邸。昏暗的烛火摇曳着,寂静的长廊里回响着男人的脚步声。男人不急不缓地走到大厅前,拉来了门。

“Reborn!怎么才来!”在坐的一个怀孕的女人忍不住最先发出了不满。

“太慢了!Kola!”

“不守时的Reborn……真少见啊。”带着帽子无法知道其性别的人抬起头来,却依旧无法看到他的脸。

“是因为那个小鬼么?”这是一个装束充满了中国风的男人。

“拉尔!怀孕了就别来了吧。”Reborn在唯一的空位上做下,四周望了一眼,“百幕达那家伙呢?”

“百幕达的话……‘我已经把彭格列小鬼的人情还给他了’……他是这么说的”回答他的是个绿色头发的男人,穿着白大褂,看样子应该是科学家之类的人物。

“总之,现在彩虹之子都到齐了,就你最……”紫色头发的男子被Reborn瞪了一眼,只好硬生生地把“慢”字给吞回去了。

“好了,既然如此。”Reborn压压帽檐,“开始吧,尤尼!”





第三章 END
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

第二章 新的家庭教师&新的同学

#还是多说两句吧

#cp:骸纲,快新

#文笔渣,人物崩坏慎入

#懒癌晚期患者慎入



夜渐渐地深了,本来就没几个人的米花町此时更是空荡荡的。

『没想到居然要送这个哭啼啼的小女生回家』柯南想。

“喂,这里就可以了吧。”柯南回头对灰原哀说,转身离开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可是,当柯南走了几步后,“哭泣”的女孩将捂住脸的手放下,脸上却没有一点泪痕。

“APXT-4869”女生双手反握,望着柯南,柯南似乎也吃了一惊,望向灰原哀。

“使细胞程序性死亡的药物,一般会杀人于无形。不过,也有意外没有死亡的,身体会缩小到幼年期。比如你,工藤新一。”

!!!

“你……怎么会……”已经没有言语来说明柯南的震惊。

“我跟你一样,吃了那个药。而且APXT-4869的发明者是我。我也是那个组织的一员,宫野志保,代号雪梨。”

『不妙!』柯南想,『得通知阿笠博士!』

“没用的哦。”看到柯南准备打电话的样子,女孩继续说“想想在学校,我说的地址是哪里。”

『可恶』

是继续跟这个女孩耗下去,还是去检查阿笠博士的情况?权衡利弊之后,柯南只好丢下灰原哀往阿笠博士家跑去。

『博士!千万不能有事啊!』



“切尔贝罗?”骸也觉得奇怪,切尔贝罗实在没有拜访的理由,能想到的就只有彭格列戒指,可是彭格列戒指的去处她们已经见证了。

『不会是白兰吧』骸想『不过她们能正常的敲门还真是少见。』

“嗨!”切尔贝罗其一,“ 我们是密鲁菲奥的切尔贝罗机关。”

“奉白兰大人的指令。”切尔贝罗其二。

“来向彭格列第十代首领传达白兰大人的口信。”齐声。

“……”

“啊?”

兔子姬一脸黑线:“为什么是现在……”

“kuhuhuhu……是白兰故意要切尔贝罗这个点来的吧!”六道骸“笑”的一脸灿烂,居然打扰到他和彭格列。看来是时候该往那个棉花糖身上捅几个洞了。

“行了。”Reborn现在才从楼梯上走下来,不急不缓,“听听白兰想说什么吧。”



等柯南到博士家之后,才发现……被那个女孩给骗了!灰原哀原本是黑衣组织的人不错,但是她已经背叛了那个组织,而且她还是逃到这里的!

虽然知道博士没事松了口气,但是这种怀疑人生的感觉是怎么回事……

“博士,她怎么回事。”

“哦,灰原哀这个名字啊,是我跟她一起取的。灰是……”

“不是这个!”柯南炸毛,“为什么她会在这里,她不是黑衣组织的同伴么?”

“是阿笠博士把我捡回来的。”小哀回答。

“他们杀了我姐姐。所以我就背叛了他们。然后作为背叛者的我就被他们囚禁起来了。本想着与其被组织处理掉,不如自杀。没想到啊,本为了自强地服下那粒药丸,居然让我的身体缩小到了幼年期,并垃圾同道里逃了出来。”

灰原哀笑的一脸轻松,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。

“逃出来的我无处可去。只有你了,柯南。”

“……”柯南觉得无力反驳。

“嘛嘛,毕竟她是APXT-4869的开发者。说不定可以做出解药哦。”阿笠博士按住柯南的肩膀,试图让柯南平静下来。

“没用的,我逃出来的时候资料都在研究所,那么巨大的资料,谁背的下来啊。而且……”小哀走到桌边,抖开了一张报纸,“他们已经回收了。”

“哦,那是前几天药厂神秘爆炸的新闻。”阿笠博士凑过来刷了一发存在感。

“我想,跟我有关系的机构下场都是这样的吧。”小哀把报纸扔到一旁。

“那,我变小的事情……”

“感谢我吧,我在你的资料里写的是‘死亡’,因为我对你这个人感兴趣。”灰原哀走到沙发上坐下,拿过一本书一本正经地翻看着,“不过不要放松哦,要是他们发现我这个叛徒改动了资料应该也会重新怀疑起你吧。而且,用这个药的,可不止我们组织。”

“不止你们?什么意思?”

“半年前,彭格列高价购买了不少APXT-4869。”

“彭格列?那是谁?”

“传说中的黑手党,据说彭格列是世界上最大的黑手党组织,不过现在也管现在的第十代首领叫彭格列。”灰原哀合上书,直勾勾地看着柯南,“怎么样,还牵扯到了传说中的最大的黑手党,还要把我留在身边么?高中生侦探?”

柯南静静地看着小哀,认真地思考过后,只能无奈地叹口气。“你就留在这里吧,你要是被发现了的话我也很麻烦。”

“哦呀,真是好心的侦探。”灰原的表情像是松了一口气。

“不过,真的奇怪啊。”柯南若有所思,“半年前的话,应该没有谁知道APXT-4869能够使人缩小吧……”

如果不知道的话,为什么彭格列非要APXT-4869不可?可以用高价来购买。还是说要暗杀什么人非要用这个药?居然买了不少,彭格列到底想干什么呢……



然而,在柯南对彭格列感兴趣的同时,可爱的彭格列已经在崩溃的边缘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啊Reborn!”

切尔贝罗走掉后,在纲吉的房间里。纲吉抓狂地对着Reborn大喊:“为什么白兰会要来当什么临时的家庭教师啊!还有Reborn你要去哪里?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?!!”

“啊,我昨天晚上有告诉你哦,不过你好像已经睡着了。”

“那也能算么!”

“喂喂!阿尔克巴雷诺……”六道骸浑身散发着几乎可以实体化的怒气,“笑眯眯”地说,“为什么要把那个该死的棉花糖叫过来?还有阿尔克巴雷诺你要是不在的话,由我来当彭格列的家庭教师不是更好?”

“就是你我才不放心!谁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会不会做出什么【哔--】的事情出来!”Reborn露出来了一个充满阴谋的微笑。

看到这个笑容,纲吉就忍不住浑身一颤。纲吉知道,Reborn只要露出这个笑容就铁定没什么好事,还有……那个【哔--】是什么鬼啊?!!!

“我要睡了,蠢纲也早点睡吧。”Reborn拉开纲吉的房门。自从Reborn长高之后之后就没有再跟纲吉同居一个房间了。

“还有!晚上你们给我安静点!要是【哔- -】的时候吵到我了就都给我去吃枪子!”

Reborn说完就“乒”地关上了房门。

“kuhuhuhu……这是自然……”

“等……等一下,Reborn你已经默认了让骸住下了么?还有那个消音是什么鬼……唔……”

纲吉瞪大眼睛,呆呆地望着,离自己只有一厘米的脸。

许久,骸才松开纲吉的嘴,轻轻地吻住纲吉的眉心。

“骸……骸?”被抱住的纲吉,脸一下就红到了耳根。

六道骸好像没有听见似的,贪婪地吸收着纲吉的味道。

“骸!”满脸通红的纲吉慌忙地推开了六道骸。

“你……你快回去吧,我要睡了。”

纲吉躲进了被子,将自己裹了起来。

“纲吉……”骸也顺势躺下,搂过纲吉,“我会一直待在这里,直到你睡着。”

“这算……什么事啊……”声音渐低,到了尾音却已成梦呓。

“纲吉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哦呀哦呀,已经睡着了啊。”

轻舐少年的唇,温柔的触感令人留恋。

“晚安,首领。”

【做个好梦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【翌日】

清晨,纲吉难得地早起了。但是当纲吉起来的时候,就没看到骸。

『可能已经回去了吧。』纲吉想。

从并盛町,到米花町的帝丹高中以及帝丹小学需要坐一段时间的电车。因此每天接送蓝波,一平的“任务”就由纲吉接下了。当然咯,有小鬼的路上难免不了吵闹。当电车到站的时候,蓝波从电车上奔下来,一边嚷嚷着要纲吉快点,一边和一平打打闹闹的在路上跑着。

与此同时,毛利兰和“少年侦探团”的孩子们也从这条路上进过了。大老远地,柯南就看到了蓝波三人。

“喂!蓝波!一平!”

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,正在“咦哈哈哈”地乱跑的蓝波和一平回头看向来人,“哦!是柯南!”

“诶,是蓝波和一平的朋友么。”纲吉也停了下来。

少年侦探团的五个孩子跑到纲吉的面前停了下来。

“蓝波!一平!一起走吧!”光彦说。

“他就是你说的那位‘阿纲’哥哥么?”灰原哀抬头看着纲吉,上下打量着。

『怎么看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嘛。』这是小哀对纲吉的初次评价。

『啊咧,总觉得这个女生有点奇怪,是我的错觉么?』这是纲吉对小哀的初次评价。

“啊咧咧!才不是呢!笨蛋阿纲是蓝波大人的手下哦!咦哈哈哈……”

“哈--”对于蓝波说的“笨蛋阿纲”,纲吉只能抱以无奈的微笑。

“诶--”少年侦探团的孩子忍不住发出了惊讶的声音。

“啊,看校服,纲君也是帝丹高中的?”毛利兰说。

“啊?是的。”纲吉不好意思地绕绕头,“一年A班,泽田纲吉。啊……那个……”

“啊,我叫毛利兰,二年B班。”

“这样啊,是毛利学姐啊。”

“阿纲哥哥!”一平抬头,“我们先走了哦!”

“诶!没问题么?”

“没问题的啦!”毛利兰开心地笑了起来,“孩子们在一起,没问题的!”

“好吧,那,路上小心,蓝波,一平。”再怎么说,戒指争夺战也好,未来战也罢。就算到了彩虹代理战,这两个孩子也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啊。

“嗯!阿纲哥哥再见!”

蓝波做了个鬼脸“笨蛋纲!”

纲吉:(▼A▼#)

-柯南:“你好像很高兴?”

-灰原哀:“哪里,只是有点羡慕罢了。”

-“羡慕?”

-“蓝波有个好哥哥呢……”



在帝丹高中的门口,纲吉……碰到。啊不对,看样子,白兰应该,在帝丹高中的门口等好久了。

“纲~吉~君~”白兰张开双臂,非常热情地向着纲吉扑了过来。

不过……回应这个“热情”的……是六道骸的鞋底。

“骸……骸!你……什么时候……”这是惊魂未定的纲吉。

“真无情啊~小骸~”这是顶着骸的鞋底依旧卖骚(?)的白兰。

“刚刚!”六道骸没好气地说,“kuhuhu,白兰你这个变态来找我家纲吉干什么?”

『骸……论变态你跟他可是半斤八两啊,还有我什么时候变成“你家的”了?』

“别这样啊~小骸~可是Reborn拜托我来当家庭教师的哦~~”

白兰接住攻击过来的三叉戟。纲吉则默默地后退以免被波及到。

“滚!去找你家正一去!”

『啊咧?白兰和入江正一?什么时候?』

“我也想去找小正啊~要不是拉尔酱怀孕了我也不会来啊!”

『拉尔•米尔其?可乐尼洛的孩子么?还有我怎么没听Reborn说过啊!』

“不过话说回来,白兰先生。Reborn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啊?”果然还是很在意,但如果是白兰的话,或许会知道。

正在打斗的两人突然一下停了下来。望着纲吉。

“kuhuhuhu……”骸突然一下笑了起来。

“原来如此,纲吉君还不知道啊。”白兰也笑了起来。

“真是迟钝啊,彭格列(纲吉君)。”



第二章 END

【占tap致歉】
出手水银灯二手c服,s码,鞋38码。带裙撑假毛,头饰【就是除了翅膀啥都有】。价格面议,有意者可以私我。
QQ:2020463038

祝Boss生日快乐!
总算是赶上了(其实也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……)
吾辈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你们什么叫文有多渣,画就有多渣【什】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

第一章 奇怪的邻居&来访的切尔贝罗
#还是废话#
#有点玩不懂老福特……设定(去看一下吧,免得踩雷)
#文渣慎入,人物崩坏慎入……
#这是家柯家柯……
  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第一章】
   
       
米花街的毛利事务所,一个少女正清理着满桌子的空罐子,经不住抱怨着。
“爸爸真是的,每次都喝这么多……”毛利兰将垃圾放入垃圾袋装好,转头对沙发上的孩子说,“柯南君,能帮我去买点东西么?这是需要买的东西和钱。我还得清理房间,家里太乱了。”
“好的,小兰姐姐”柯南从毛利兰手机接过字条和钱,向门口跑去。
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,柯南已经能够非常正常的去扮演一个孩子了。柯南一手拉开门,说着我出门啦,不等小兰回答就跑出去。结果,柯南结结实实地和门口,正准备敲门的人撞了个满怀。
对方怀里的东西掉了一地。
“啊,柯南!”毛利兰从房间里出来。一边关切地将柯南拉起来,一边满怀歉意地“实在是抱歉,这孩子跑的有点急。”
“不必在意,这孩子很可爱的。”
被柯南撞到的是一个少年,大概十七八岁的光景,顶着奇异的发型,最让人在意是那个人的眼睛。异瞳?是隐形眼镜么?可是,如果真的是隐形眼镜的话,这个右眼里的“六”字也……也太恶趣味了吧!
『奇怪的家伙』柯南这样想,望着一地的巧克力,不知道该如何吐槽。
“嗯?毛利事务所?”
“哦,这是我爸爸毛利小五郎工作的地方。”
“kuhuhuhu……原来如此,‘沉睡的毛利小五郎’啊。”有着奇怪发型的异瞳少年接过毛利兰帮忙捡起来的巧克力,抽出来一条巧克力塞回毛利兰的手里,微笑着说,“我是刚刚搬过来的,小小礼物不成敬意,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,多多指教。”
“啊?好,那个,我叫毛利兰,这个”毛利兰将柯南拉过来“江户川柯南君是朋友家的孩子,现在住在我家。”
“kuhuhu……”男子的笑声无比怪异说“这么说来我还没自我介绍呢……我叫,六道骸。”
   
『来了个奇怪的邻居!』
以上是柯南和小兰的心理活动。
   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
【数日后】
帝丹小学,一年级B班,孩子们正在为新同学的到来而雀跃着。
“是男生还是女生呢”光彦表现地很高兴。
“我觉得是个可爱的女生!”元太借了光彦的话。
“可是转校生有三个哦,听说有两个还是才入学的。”说这个话的女生是步美。
“那就是三个可爱的女生!”元太如是说。
“柯南觉得呢?”步美无视了元太,转头问向柯南。
“我?我觉得是几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哦。”柯南用手撑着脑袋,半来玩笑着说。
“诶?这么说是男生喽!”光彦说。
“呐呐!步美你去过办公室,应该知道名字吧?”元太问着步美。
“我是有听说啦,我记得是叫……嘘!老师来了!”
这时,老师带着三个学生,踩着上课的铃声进来了。学生们立刻噤了声,纷纷跑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。
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咖啡色头发的女孩子,留着娃娃头,长的及其可爱却一副很冷淡的样子;走在后面的是个可爱的女生,乌黑的头发被梳成麻花辫摆在脑后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长了一个大额头,眼睛不大却还努力地眯着,看样子应该有点近视;最后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牛仔衣,顶着爆炸头的男孩,绿色的眼睛非常活泼地骨碌碌地转着,一副外国孩子的模样。
老师依次在黑板上写上“灰原哀”“一平”和“蓝波”三个名字后,告诉大家“这新来的三个同学中,一平是中国的孩子,而蓝波来自意大利哦。请大家好好相处吧!”
班上立刻炸开了锅。
“诶!小哀好可爱啊!”
“一平和蓝波是外国来的啊!”
“怪不得蓝波的眼睛是绿色的呢!”
“好了好了。”老师做了一个往下压的手势,“请新同学找个位子坐……”
“咦哈哈哈!!”老师话音未落,蓝波就奔下了讲台,一屁股落在光彦旁边的空位上,“蓝波大人要坐在这里!”
“蓝波!没礼貌!(明显就是纲吉宠的)”一平用着蹩脚的口音教训着蓝波,却也无可奈何。她走到了步美的旁边,“这里,可以么?”
“诶?!好啊”步美表现地很高兴。
最后走下来的灰原哀明显此之前的两个孩子显得沉稳,灰原哀慢慢地走下讲台,无视了元太拉来他身边的凳子并说“请坐在这里”的邀请,径直地走到了柯南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,并把自己的书本拿了出来。
“请多指教”灰原哀向柯南打着招呼,却连头都没抬。
“诶?”柯南明显吃了一惊,脑袋离开了撑着脖子的手,一脸诧异地望着灰原哀。
“什么嘛!真冷淡!”元太显得很不高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
事有凑巧,帝丹高中一级A班,同样上演着“新同学”的剧本。同样是三个同学,同样是老师依次带入班里。
“哟!ツナ!”
山本?!!!纲吉接住差点掉到地上的下巴,才没有惊叫出声。山本武其实很聪明的,当年山本忍痛放下棒球苦读一年。结果成绩比狱寺还好,最后跟狱寺隼人一起,以全校数一数二的成绩考上了最好的高中。
『说好了好好享受高中的,没想到又找回来了。』纲吉想,『不过,山本武回来了就说明……』
“十代目!”
『果然!』纲吉别过脸躲过狱寺的星星眼,一副“那是谁啊我不认识”的表情。
第三个孩子明显比较内向,进来之后就一言不发,很窘迫的样子。
但是纲吉终于控制不住了。
“炎……炎真?!!!”
     
米花町似乎还没有到很热的时候,但是纲吉觉得自己已经快出汗了……尤其是听说到云雀恭弥也来到了这个学校的时候。
“你们,来之前好歹说声啊”纲吉觉得有点乱,“还有,云雀来帝丹?怎么可能啊!”
云雀学长离开并盛町?不可能的,不存在的,打死他都不信。
“嘛嘛,这不挺好的。”山本武双手环抱到脑后,一脸悠哉。“而且,小鬼那边。我也说过了啊。”
啊,Reborn……又是你么。
“云雀恭弥的话,确实有点奇怪。不过听草坪头说,他转过来的时候,云雀恭弥就已经在接待室了。”
大哥也来这个学校了么?什么时候,我怎么不知道啊……还有云雀学长…难道并盛町已经容不下这个鸟王了么……为什么要来米花町啊,他不怕碰到那位“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”么……
纲吉觉得云雀恭弥估计是出问题了……啊不,是绝对!
    
“话说回来,炎真你一个人来这个学校没问题么?”
“啊?没有啊纲吉君,我们一家都来了。”
“?!!”
一家人都来了……那铃木肯定也来了。
『铃木和云雀学长……这组合估计要完。』
纲吉觉得……这个高中绝对不可能好好地度过了。
  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
纲吉只觉得心好累。
放学后,狱寺坚持要送纲吉回家(即使狱寺国中毕业后就不住并盛町了)。但当狱寺死死地握住纲吉的时候……纲吉怀疑自己看到的不是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好朋友好哥们,而是一只新西南牧羊犬……
当然,狱寺要来的话,山本就跟过来了。
然后炎真一家(划掉)西蒙家族也跟过来了……
然后?然后…纲吉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云雀学长给咬杀了……
结果纲吉还是一个人回家了。
下意识地,纲吉在帝丹小学的校门口停下了。
『不知道蓝波一平他们有没有已经回去了……总之先等等吧……』
     
   
“少年蒸饭团?”蓝波歪着脑袋,一副“我饿了”的表情。
元太立刻驳回:“是侦探团啦!”
“是的!我们能解决很多事情呢!”光彦自夸着。
“你们也加入吧!”步美向他们发出邀请。
“是玩游戏么?蓝波大人也要!”
“蓝波,不行,今天妈妈说为了庆祝我们第一天上学,做了牛肉饭!”一平制止了蓝波。
“对哦,今天有妈妈的牛肉饭。”
妈妈?一平是中国的,而蓝波来自意大利,这两个人……不可能有血缘关系吧。
      
怀着疑问,柯南想到了一个合适地问法:“你们的妈妈也来日本了么。”
“啊咧咧,不是啦,是阿纲哥哥的妈妈。蓝波大人住在阿纲哥哥家呢,阿纲哥哥的妈妈做饭很好吃的。阿纲也经常陪我玩呢……啊!”
絮絮叨叨的小牛仔突然大叫一声,大家吓一跳。
“兹纳!兹纳来接我们了。”
柯南也注意到了,远处的校门站着一个栗色头像的少年,确实像在等什么人。
“兹纳~~~”蓝波开心地往校门口跑去。
“大家,明天见。”一平也追了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
“啊!”这个时候,元太突然大叫了起来,手里拿着一张纸条,开心地大喊,“有委托了!”
“哦!!!”大家也兴奋了起来,往教室里跑去。
“阿纲哥哥!今天蓝波在学校里有叫你哥哥哦!”一平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。
“诶?”纲吉满脸写着怀疑。
“蓝波大人才没有!”蓝波一面说,一面冲着纲吉做了个鬼脸,“兹纳,兹纳大笨蛋!”
纲吉:“……”(▼A▼)#
   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
    
等纲吉和Reborn洗完的时候,蓝波一平已经跟奈奈妈妈睡着了。
纲吉洗完澡并没有着急着进屋睡觉,而是没由来地对着走廊里的“空气”凭空来了一句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“kuhuhuhu……不愧是彭格列,我明明有很好地隐藏气息了。”
隐藏气息有屁用哦,凤梨雷达又不是白叫的。你化成灰我都能感觉到你。
纲吉内心无力吐槽。
看到纲吉他们这个样子,Reborn居然不惊也不怒。靠在房门边看戏。
     
在纲吉面对的方向,无中生有地产生了雾。雾越来越浓,紧接着,雾就消失了,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可是纲吉面前出现了一颗“凤梨”……好吧,死六道骸本人。
“你来干什么”兔子一脸黑。
“当然是来寻找夺取你身体的机会啊。”
“快回去!”
“不要!”
“快回去!你以为我今天早上迟到是谁害的!”
闻言,Reborn举起列恩枪。啊不,列恩变成的枪,上膛。
『原来罪魁祸首是你啊』Reborn想,『不过我有种想用实弹的冲动是怎么回事……』
    
“叮咚!”
三个人正在对峙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“啊咧?这么晚了,会有谁来啊?”纲吉只好丢下骸和Reborn,狐疑着跑去开门。“不会是白兰吧……”
确实,半夜三更地往别人家跑。能够这么有活力的变态,除了骸就只有白兰了。
然而,纲吉却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。
“切……切尔贝罗?!!!”
     
    
第一章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写的什么垃圾玩意儿……
【后续在贴吧……想起来就搬一点/什】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【家柯】

#先说废话吧……
#文笔渣慎入!人物崩坏慎入!
#初次见面(也许不是初次),吾辈浅尾舞。其实这是第一次写文。呃……主要是跟大家约好了第四章完成了的话就开始往网上搬……不过作为一个懒癌晚期患者应该是作死吧……
#食用说明#
这是家教&柯南的同人文。
原本是想写中短篇的,不过现在看来。。不太可能了。【可能我懒……就……】
内含cp:骸纲,快新(大概……)
剧情为欢脱向,因为被虐怕了所以吾辈会尽量he的
设定是彩虹代理战一年后,兔子姬在彭格列九代目的支持下,以及r爷的努力下,顺利地进入了帝丹高中,成为了工藤新一的学弟,虽然工藤已经缩水了。
顺便一提工藤和快斗已是恋人。
    
如果没有问题的话……就,go→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楔子/序章】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
世上本无所谓的对与错,亦无正邪之分。
只是,人有欲望。不同的人追寻的东西亦不同;于是有了矛盾;有了所谓的对与错;正于邪;以及:
侦探于黑手党。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家伙呢!
————楔子
    
       
序章
     
     
“考……考上了?”褐发少年愣愣地看着帝丹高中寄来的入取通知,紧接着发出来一声欢呼“太好了!居然考上了!太好了!Reborn……好痛!”
“吵死了!”Reborn毫不留情地一脚揣翻了欢呼的少年,“再怎么说你可是我的学生,给我有点出息!蠢纲!”彩虹代理战之后,解除了诅咒的彩虹之子,成长意外地快。才过了一年,虽然没能长成解咒前的模样,但看上去17,8岁的Reborn却已经比纲吉高半个头了。
“好痛……”被称为“蠢纲”的少年扶着被踹的生疼的腰部站了起来。
真是的,好歹有点首领的样子啊。这么废材这点到底像谁呢……Reborn环抱靠在桌边。脸上却是抑制不住地微笑。
阿纲,全名泽田纲吉。今年16岁,刚刚被帝丹高中录取,同时是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。啊,对了,也可以说是“新•彭格列初代”。可爱的彭格列首领在九代目的支持下,以及Reborn的魔鬼教育下。终于赶上落下了今两年的功课,并考取了帝丹高中。
“做的很好,阿纲。”Reborn说。不过话说回来,Reborn虽然对纲吉信心满满,但是考上帝丹实属意外。“这样一来,蠢纲就是工藤新一的学弟了哦~”里包子微微一笑。
“诶,工藤新一?是……诶?!!难道是那个,最有名的侦探?工藤……学长? ”
“安心吧,高中时期只用好好地享受你的学生生活就好。”
“诶?”
Reborn轻笑着说“九代目批准了,蠢纲在高中时期可以不用管理彭格列的任何事物,一切交给九代目处理。”
“真,真的么?!!”
Reborn压压帽檐,轻轻地笑了笑。“不过”Reborn将列恩变形的枪抵住纲吉的头“给我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学习!蠢纲!”
“是!是的!”
     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短小?没错!就是一个设定讲解你想要多长?(什)

抱着必死的信念让哥哥听我的话!

#废话比正文多系列
#超级沙雕的小段子
#看名字就是个渣渣大家还是别看了吧
#其实这是之前写的只是挪了一个地方(眼神游移)
#半夜睡不着全当我来水一波
#文渣,慎入;人物将崩的相当标准√(什么鬼)
#【黑曜战平行世界版】
#『设定:69被彭格列收留版。69住27家,69兄27弟。27向69隐瞒自己是彭格列十代目,69向27隐瞒私下有了犬,千种两个部下。』
#没有问题就,go→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弟弟是最讨厌的黑手党的头子怎么办?在线急等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
  
“为什么……” 

暖色发系少年低着头,上齿死死咬住下唇,浑身因愤怒而止不住地颤抖。

“为什么……哥哥要……”

『哥哥?居然是纲吉的哥哥。怪不得从刚才开始纲吉就变得奇怪』碧昂琪想,明显对这个事情感到吃惊。

“kuhuhuhu……”

在纲吉的对面,异瞳少年十指交握放在双腿叠放的膝盖上,傲慢地坐在沙发上,望着纲吉。 

“你说为什么呢……我可爱的弟弟?不……”
骸眯起了眼睛,流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“彭格列十代首领。”

闻言,泽田纲吉忍不住颤抖着,颤巍巍地抬起头,却不敢看骸的眼睛。

“哥……哥哥……你……什么时候?”

“从看到阿尔克巴雷诺的时候!”六道骸握着三叉戟,愠怒的站起,戾气如实,“居然要把我可爱的弟弟拉到这个黑暗的世界,真是可恶啊!阿尔克巴雷诺!”

“就……就算是那样!哥哥也不能做这种事啊!”泽田纲吉双拳紧握。

“这样的话哥哥不就和哥哥嘴里那些恶心的黑手党,成了一回事么!”

此言一出,如雷贯耳。

“哦呀哦呀!”
良久的沉默被突然闯进来的云雀恭弥打断。
“请不要妨碍我们啊,云雀恭弥。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”
  
“违反了风纪!就得咬杀!”云雀恭弥表示不听。

“请让开,云雀学长!请让我来打败他!”纲吉大喊“哥哥!”

“我要打败你!我绝对……绝对要哥哥好好听我说话的!”

“kuhuhuhu……”

终于,列恩羽化。在超气死的模式下,三叉戟被扔在一旁,碎了。泽田纲吉死死地把六道骸摁在地上。

“kuhuhuhu……没想到啊……”

六道骸躺在地上,喘着粗气。

“你赢了,纲吉。我就姑且听听你的吧。”

“诶?”纲吉退出了死气模式,放开了六道骸“哥哥愿意听我的了?”

“当然。”六道骸盘腿坐好。

“真的?!”纲吉面对着骸鸭子坐好。
   
“嗯。”
  
“那……”

泽田纲吉犹犹豫豫地开口,仿佛需要极大的勇气。

“那哥哥把凤梨叶子给拆了吧!”

…………

……

“我的发型才不是……不,所以说这跟我的发型有什么关系…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【END】
【结果还是拆掉了……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