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筱雨的蹦跶今天继续躺尸

病名为爱,药石无医
cn:冷子茗【筱雨】。本体其实是竹叶青【所以要离这货远一点,这货有毒】
中二病晚期【放着吧反正也治不好了】
绘画喜欢留名【浅尾舞】
笔名【冷子茗】也是cn
混的圈子稍微有点多……
大概是这些名字太难记了……所以都叫吾辈【蹦跶】

传说彭格列是个很厉害的人呢

第五章 伪造的命令

#总算是把目前更新了的都搬过来了

#应该……大概……不会坑吧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一切都来的过于突然,但是一切都理所当然。


“所以说啊!”安室透愤恨地锤了一下警视厅的桌子,“再不如追查到那个车子,搞不好真的会出事的啊!”

“可是……”目暮警官茫然地看着咬着手指、目光死死地钉在显示屏上的柯南,一脸无奈,“那个车牌号完全不对,监控也没有拍到,这样跟本就不知道会通往哪里啊……”

安室透攥紧双拳将自己撑在桌子上,咬着牙喊了一声柯南。而后者,眼神失去了光芒。“好奇怪……”

“哪里……都找不到……”


【数小时前】

“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命令?”

“是哦,据说已经在黑道上散发地非常广了。看来是个大动作呢。”

“哼,那个彭格列终于肯有动作了么?真是‘一鸣惊人’哦!”

“已经发到你手机上啦,待会儿自己看哦。新一!”

“嗯!这次也辛苦你了。基德!”

“诶?!!好过分啊!好歹你也叫我的名……”

“嗨嗨嗨!就是这样!辛苦你了!拜拜!”在对方发完牢骚之前挂掉电话真的是太好了呢。柯南坐在马桶上重重的呼出一口气。打开了基德发过来的邮件。

意料之外,是个图片。

看上去是个非常正式的一个纸质文件,文笔内容看上去应该是意大利文。纸的最上方好像有什么图案,虽然被橙色的火焰挡住了但是还是可以勉强辨认的……等等?火焰???火焰能够安然无恙地依附在纸上面么?

难得慢了一拍的柯南连忙放大了图片仔细地查看。“看不出来……ps的痕迹”

『不行,先不管这个了……先看看那个图案吧。呃……枪跟贝壳包裹着……子弹?』


“那个,柯南?你在里面么?怎么了?是肚子不舒服么?”

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柯南的思路。『嘛,算了。反正这个图片以后找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再研究吧!』这样想的柯南收拾好手机,调整好表情才打开了厕所的门。

“抱歉,阿纲哥哥。我肚子有点不太舒服……”

“唔……不会吃了碧洋琪的有毒料理吧,跟她说了多少次家里有孩子不能再做了……”对方眼睛看看柯南,声音却想是在自言自语。

“阿纲哥哥?”其实柯南听得非常清楚。

“啊,没事!”纲吉像是有点慌乱地揉揉脑袋,“那个,光彦他们说想去并盛町的商业街玩。柯南要一起去么?”

“诶!并盛町的商业?好啊好啊!”柯南自认为表演孩子的演技还是蛮不错的。

当然,柯南也没忘记黑羽快斗曾经说过。黑道很有可能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而且很有可能会危及到身边的人。柯南自己也明白,发誓绝对不能让身边的人受到牵连。


但是柯南没想到,来的这么快!


【距柯南在警视厅里两小时前】

并盛町的商业街,据居住在本地的沢田纲吉来说,并不是一直都是这么热闹的。

“哦?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么?”被熊孩子拉过来的安室透似乎非常有兴趣。

“啊……也不是什么大事啦……”纲吉看上去似乎有些头疼的模样,“大概是两年前,有不少外国人来到了这里……”

“外国人?”安室透似乎想进一步话题。

“啊?嗯……不过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……不必在意”纲吉把眼睛移开了。

沢田纲吉这个人,完全不会说谎。每当他把眼睛移开的时候就一定是要么不想再把话题进行下去了,要么就是有所隐瞒。但是……

“呐,阿纲哥哥!那些外国人都是意大利人么?”

“嗯……”

『居然在思考?意料之外!』柯南想,『糟糕……搞不好……』

“应该不是吧,我也不清楚……虽然这也没什么啦,但是我真的不想提起了……”纲吉声音跟脑袋一起越来越低,一副愁大苦深的模样。

『好吧……想多了』柯南想,不由得松懈了『这家伙只是在头疼突然寄住在家里的意大利人吧……不过,果然碧洋琪跟黑手党有关系』


对纲吉松懈了的柯南并没有注意到街边的黑色的小吉普车,直到灰原哀靠过来说那个人有感觉。柯南才抬起头来看着灰原哀指的方向。

然而下一秒,吉普车旁边的一个金发少年突然地奔过来,嘴里说着“这个借我用一下!”扛起沢田纲吉就跑掉了。纲吉更是惊地连声呼救都没有,就捂住了嘴巴塞进了车内。紧接着吉普车就发动了,瞬间无影无踪,快到难以置信。尽管柯南及时地追了上去,但是什么都没有追到。


“可恶……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

【警视厅】

明明刚刚还在并盛町的宅邸里讯问自己要不要一起……


“柯南说的那个车牌号,是不存在的啊!”

“那就找黑色的吉普车啊!找那种违规了的黑色吉普车!!”说话的是安室透。柯南两眼无神,有点绝望地看着显示屏。


明明刚刚还跟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孩子一起,去拉过来了休假的安室透……


“可是……可能不是绑架或者威胁什么的……你看,我们什么信件啊,通知之类的都没人收到不是么……”

“不是!”安室透是真的急了,作为日本公安的他之前就提交听柯南说到过彭格列在日本的事情,当然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黑手党的危险性。安室透的表情非常严肃,“他们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抢人。搞不好,等我们真的收到了通知……一切都晚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柯南的眼瞳缩了一下。


明明……相处了半年……一直对自己很好,对“少年侦探团”的孩子们很照顾,对大家来说都是很好的一个大哥哥……


“呐……柯南君,你说阿纲哥哥会不会出事啊……”啊……步美哭了。

“是啊……还给我们游戏玩……总是给我们带零食”对不起啊……元太……

“从来不凶我们……”光彦


“可是就算是你们说的那个时间点,那个地方也只有一辆大型的面包车而已啊!”

目暮警官的一句话,点燃了柯南眼睛里的光芒。

“目暮警官!追捕那个面包车!”柯南突然拍上了桌子。

“诶?可……”

“快点!”柯南不给目暮警官说话的机会,“追捕那个面包车!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

“诶?好!”目暮警官立刻明白过来了,一声令下。警视厅又乱作一团。


“那个,本大爷可以说句话么?”一直在角落里吃着棒棒糖的蓝波•波维诺突然举了一下手里的棒棒糖。

“嗯?蓝波你知道什么么?”柯南觉得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“你们,为什么要把贝尔,抓起来?”一平说的断断续续还夹杂着中国的口音,但是都听懂了。

“……”熊孩子们也不哭了。

“抱歉?”

“本大爷想说,贝尔•菲戈尔跟阿纲哥哥认识啊!”

“……”


世界安静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并盛某酒店】


“Boss!我把这家伙带来了!”“闹事”的主人公浑然不觉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,随手将可怜的、甚至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纲吉扔到榻榻米上。后者扶着被颠地有点晕的脑袋爬起来,结果撞上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。以及,枪的主人……

“XAN……XANXUS?”

“大垃圾,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……”XANXUS几乎是强忍着把纲吉轰成渣的冲动收起来了枪,把一张印有死气火焰的文件扔到纲吉的面前。后者打开看着上面的文字,陷入了沉默。

“呵,说的好听。那你为什么要突然下这种命令?垃圾?”

“……”纲吉没抬头,所以也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“说话啊!垃圾!”XANXUS有点不耐烦了。

“那个……”纲吉抬起头来,一副窘迫的样子。

“那个……这上面写的什么……看不懂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
那一天,瓦里安想终于起来。彭格列十代目的真面目是个废材,而且两年都没有学会意大利语的……事实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波洛咖啡厅】


按照蓝波的说法,贝尔•菲戈尔跟纲吉之前就认识。但是纲吉好像特别害怕他们,所以他们每次找纲吉玩的时候都会采取强硬手段……呃,说白了就是有点像恶作剧。主要是后来一平给出了贝尔•菲戈尔的电话,还打通了。跟贝尔没说两句话就被纲吉抢去了,被告知自己没事只是真的被吓到了……算了,既然是纲吉抢的电话就肯定没有什么人身安全问题了……

“哪有这么过分的恶作剧啊!”柯南机械性地总结了一下今天的闹剧,趴在座椅上长叹一声。

“但是,果然还是很奇怪。”已经是接近下班的时间,店里没什么人。熊孩子们也都回去了。安室透跑回来收拾,就让今天值班的幸子小姐先回去了。“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为什么我们看到的黑色的吉普车,在监控录像里就变成了白色的面包车呢?”

“嗯,很奇怪。”柯南回忆了一下,“我记得除了拉走人的贝尔。前排除了司机还有有个人,带着一个奇怪的帽子……”

“奇怪的帽子?”

“嗯……就是……像个青蛙?”

安室透狐疑地看了柯南一眼,半天都想不明白青蛙形状的帽子跟突然变化的汽车有什么关系。

“其实比起那个人……我更在意灰原哀的反应……”柯南小声地嘟囔了一句。

“嗯?”真的没听到,安室透停下了手里的活。

“啊,没事。不,安室透哥哥,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看。”柯南调出黑羽快斗给自己发过来的图片,将手机递给了安室透。

“这张纸上写的大概的意思就是:以彭格列十代目的名义,希望各路黑道能集合起来,助自己的一臂之力!”贝尔“拎着”纸粗糙地翻译了一下,就顺手给甩了,“嘻嘻嘻……没想到你还蛮有野心的嘛!”

“那个又不是我写的!”

“啊啦!害羞了!不过我不讨厌哦!”纲吉一脸惊悚地躲开了突然扑过来的路斯利亚。

斯库瓦罗伸手接住了被贝尔扔到的纸:“嗯……落款是‘彭格列十代目’……确实没有什么可信度……而且这个火焰一点也不像小鬼的。”

“me也这么觉得哦,而且me觉得纲吉君这么废材,绝对写不出来这么漂亮的意大利文!”

『……』弗兰,真的非常感谢你说出来最关键的一点,虽然是以我最不爽的方式……


“呯!”

突然的一声枪响,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,看着坐在主位上的XANXUS。

“果然,是伪造的命令么……垃圾就是垃圾,居然被伪造了。”XANXUS攥紧了枪,不知道是在气被伪造了的沢田纲吉;还是在气差点被伪造的东西骗到了的自己。

“那个”纲吉看着气疯了的XANXUS,小心翼翼地问:“我能问一下么?这个……到底是从哪里开始传来的?”

“啊,这个?”一阵沉默过后,弗兰最先打破了沉默。

“嘻嘻嘻”贝尔笑了一下,“至于这个嘛……”


“什么?各个大大小小的黑手党几乎是同一时间收到的?!”安室透听到这个消息,差点没把柯南的手机给甩出去了。

“那就不好办了!如果是世界……”

“啊,这个可以放心。”柯南撑住脑袋靠坐在座椅上,“据说是只有日本部分地区收到了,至于为何。完全不知道。”

安室透听完了柯南的话,看了一眼手机里的图片,轻笑了一声,“呵”


“那不是很糟糕?”纲吉有点不知所措。

“嗯~虽然对我们来说没什么,但是这个数量足够引起警察啊,之类的注意力了哦!”

“可是,这样的话……”

“啧?渣渣就是渣渣,怎么也不会改变!”XANXUS有些烦躁地冷哼一声,


“终于有动作了么,垃圾/彭格列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算是番外】

“你问玛蒙……去了哪里?”在送纲吉回去的路上,贝尔将双手环抱在脑后。并没有看一眼纲吉。(虽然纲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在看自己)

“不知道,据说是所有的阿尔克巴雷诺都去了。”

“去哪里了?”纲吉追问。

“不清楚……应该只有阿尔克巴雷诺们自己知道了。”贝尔回答的漫不经心,旋即又“嘻嘻嘻”地笑了两声,说,“据说都去做有趣的事情了。”

“有趣的事情?”纲吉被贝尔笑的有点丈二和尚,摸不著头脑。


“死气火焰?”柯南望着安室透,重复了一遍。

“嗯,传说中的彭格列,就是用死气火焰来作为武器的。虽然不太明白原理,但是彭格列似乎就是靠着这个变的庞大的。这个!”安室透指着图标中间的子弹,“据说这个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子弹,是死气弹。据说被这个子弹击中的人就可以在一定得时间内使用死气火焰。嘛……虽然都只是传说。”

“安室透哥哥知道的好多啊。”柯南像是有意无意地来了一句。

“啊,不是不是,这是我的一个新同事告诉我的。”安室透笑了一下,“我跟他约了今天在这里见面的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门上的铃铛“叮哐”轻轻地响了一下。进来了一个浑身散发着中国风的男人。

“啊,来了。”

来者一手端在前面,一手背在背后。闭着眼睛轻轻地呼出一口气,缓缓地睁开丹凤眼,“你就是安室透说的那个,头脑超级聪明的孩子对吧?”

没有等到柯南回答,男人温柔地笑了,说:“我叫风,是安室透的新同事,同时也是一平的师父。以后还需要你多多指教啦,柯南。”


第五章 END


评论(1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