叫筱雨的蹦跶今天继续躺尸

病名为爱,药石无医
cn:冷子茗【筱雨】。本体其实是竹叶青【所以要离这货远一点,这货有毒】
中二病晚期【放着吧反正也治不好了】
绘画喜欢留名【浅尾舞】
笔名【冷子茗】也是cn
混的圈子稍微有点多……
大概是这些名字太难记了……所以都叫吾辈【蹦跶】

无题

#首先是废话#
#呃……第一次发文到这里
#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突然想在这里发文了,就当这个是吾辈的处女作啦。
#文渣慎入啊#
#人物崩坏慎入#
没问题就。开始吧。
【骸纲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意大利某处的山区,原本宁静的小镇,此刻却是炮火连天。
“迪诺叔叔,不太妙啊。”红头发的少女暂停了手里的攻击。“整个小镇都包围着雾之结界,现在我们进去都难。”
“嗯,我知道。”迪诺皱着眉头,“再怎么说,那可是纲吉的雾守啊。”
“纲吉?是十代目叔叔么?”
“是啊。”
“可是,好残忍啊。居然把一个小镇的人全杀了!”
迪诺宠溺地看着红发少女:“可是,维尔利加你知道么,你十代目叔叔的雾守,可是当年最强的术士!”迪诺低下头,好像强忍住什么伤痛似的,“不过,那是以前的事了。”
迪诺将注满了大空火焰的一击打到一点上。在大空的调节作用下,雾之结界开始产生了裂痕。
“趁现在!维尔利加!”
“是!迪诺叔叔!”
维多利加将岚属性的死气火焰尽数注入了手中的炮台里。炮台亦将维多利加的能量尽数打到裂缝上。
“去吧!”
在岚属性火焰的分解作用下,雾之结界的瓦解加快。终于,“咔嚓”一声,雾之结界就四分五裂了。
然而,四分五裂的,还有小镇的景色。
“诶?这是?”维多利加站了起来,狐疑地望望四周。
“花海。”迪诺疑惑地往四周看看,“看了,瓦里安说,骸把这里夷为平地的事实真的啊,还全部种上了花。”
“可是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“不清楚。”
二人不再言语,慢慢地往花海中心走去。
花海确实很美,也很难想象六道骸会有如此的品味。各种颜色的蝴蝶,大大小小的蜜蜂争相飞舞。紫色的,白色的花也怒放着。
“我还以为他会种满凤梨呢。”迪诺呢喃。
“迪诺叔叔!那里!”
维多利加手指的方向,是个小小的平台。平台上也堆满了花,花的中央,一个栗色头发的男子平静地躺在那里。
“那个是……”
“啊,没错。”迪诺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。“是阿纲。”
“十代叔叔好像有呼吸!”维多利加一面说着一面往前走,捂住了纲吉的手,“啊!迪诺叔叔!十代目叔叔的手是热的,也有心跳!十代目叔叔还活……啊呀!”
维多利加被突然来的攻击吓了地后退了一步,重心不稳地跌进了迪诺的怀里。
“别用你的脏手碰他!黑手党!”
六道骸手持三叉戟,挡在了纲吉和维多利加之间。
“六道骸!”迪诺扶住维多利加“住手吧!纲吉他已经……”
“闭嘴!”
六道骸用三叉戟猛击地面,由于幻术的影响,迪诺和维多利加后退数米。
“闭嘴……”六道骸呢喃着,转身,轻轻地抱起纲吉,“我自己用幻术填补了纲吉的心脏了,纲吉他,会醒过来的。”
“迪诺叔叔?”维多利加用疑问的眼神望着迪诺,“不是说,十代目叔叔被击穿心脏的时候,并没有任何彭格列的人在场么。”
“嗯。”迪诺强忍伤痛,“但是看样子,骸不但把纲吉的尸体回收了,还用幻术让他的身体恢复了机能。”
“可是那样的话……”
“嗯,即使有这样,纲吉的灵魂早就……”
“闭嘴!跳马!”
“醒醒啊!骸!”迪诺大叫,“纲吉他已经……”
“闭嘴……”
“已经没办法再活过来了!死人是无法复生的啊!”
“我知道的啊!”
“骸……”
“我知道的……请闭嘴吧,跳马。”
六道骸双拳紧握,晶莹的泪水悄悄地滑下脸庞,砸在怀里的人儿脸上。
“泽田纲吉……”
吻着心爱的人儿的眉心,却早已不是昔日的温暖。
【请醒过来】

END

评论

热度(17)